首页
机构
新闻
公开
互动
服务
数据
市州

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 公开 > 政策解读

居家养老、益童成长......来看看民政创新项目如何啃下这些“硬骨头”
时间:2018-02-09 11:40     
打印 字体:
  

  民政对象群体大、人数多,民政在改善和保障民生方面承担的任务越来越重。

  老龄化社会加速到来,“中国式养老”路在何方?

  

 

  孤儿是社会上最弱小最困难的群体,如何呵护他们健康成长?

  

 

  社区治理是社会治理的基础,社区治理改革有哪些有益尝试?

  地名是文化的印记、时间的化石,怎么改才不会丢了地域文化?

  ......

  2月2日,湖北省民政工作会议在武汉召开,当天来自武汉、黄石等多个地区的民政部门纷纷登台,交流民政工作中的创新经验和举措。

  


 

  湖北省民政工作会议现场 

  一起来看看,

  这些民政创新项目是如何精准发力,

  攻坚民生“痛点”的。

  养老服务: 

  如何解决居家养老“小、散、粗”的难题?

  

 

  武汉市:

  探索三种“互联网+居家养老”新模式

  

 

  “中国式养老”的基本格局中,居家是基础、社区是依托、机构是支撑,其中居家养老占比90%。然而,居家养老每个养老点都比较小,人也分散,造成社会服务粗放,很多居家老人吃饭、看病、照护等问题还是难以解决。

  作为国家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区,武汉市针对居家养老“小、散、粗”的特点,下拨1100万专项资金,重点培育扶持中爱、侨亚、友康等一批互联网企业和为老服务社会组织,探索出三种“互联网+居家养老”新模式:

  以常青花园长者照顾之家为典型的社区嵌入式;

  

 

  以侨亚集团徐家棚街道老年人服务中心为典型的中心辐射式;

  以青山区武钢楠山智慧养老平台为典型的统分结合式。

  经过试点运行、不断改进完善,目前出台《武汉市“互联网+居家养老”新模式实施方案》,在全市全面推广。

  期待居家养老的武汉模式能在全省推广,惠及更多百姓家。

  儿童福利: 

  

 

  如何破解孤儿群体数量较多、

  关注度低的难题?

  武汉市:

  “益童成长”项目让孤儿获精准帮扶

  

 

  特困未成年人一直是政府和社会各界关注帮扶的重点。但因这一群体数量庞大,大部分散居,帮扶工作也一直在间断、局部中进行。

  如何对特困未成年人实施全域性、长期性帮扶,从物质关怀到情感关怀、从间断型服务到跟踪型服务?

  


 

  2017年,武汉市启动“益童成长”散居孤儿(特困未成年人)社工项目。

  即:以武汉市级儿童福利指导中心为项目驻点,辐射13个区级儿童福利指导中心,建立全市孤儿信息平台,与公安、人社、卫计等部门信息共享;为全市1100余名散居孤儿、特困未成年人提供信息建设与管理、生活状况巡查评估、孤儿政策落实情况监督、家庭教育指导等福利服务。

  为此,武汉市投入140万元经费,配备26名专业社工;确保信息平台上录入并及时更新孤儿信息;通过大数据比对,精准落实相关政策。

  用心、用情,就会做出不一样的效果。

      社区治理: 

  

 

  如何调动各方人士参与积极性?

  

 

  黄石市:

  以公益创投撬动社区治理创新

  

 

  良好的社区治理局面是一个政府有效引导、社区组织广泛动员和居民热情参与的综合体。但黄石市社区工作者调研发现,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积极性普遍不高,与社区组织互动不多。

  如何破解这一困局?黄石市通过开展社区公益创投活动,使居民自治意识得到提升,带动多元共治氛围,社区、社工、社会的“三社”资源不断整合,社区治理能力服务水平进一步提升。

  黄石市社区公益创投启动于2014年,通过“能力训练—项目策划—比赛评审—督导评估—项目验收”整套流程管理,在培训方式、推广方式、评估方式等方面,逐渐摸索出一套适合本市实际的社区治理创新经验。

  

 

  近三年,全市社区工作者共创意并策划了669个项目,类型涵盖社区基层治理、环境整治、邻里守望、养老互助、留守群体、助残扶弱等多个方面。

  自治最能激发人主观能动性,也是民主政治的体现。

  

 

  区划地名: 

  

 

  改了地名,丢了文化?

  恩施州:

  

 

  以政府规章破解地名设置管理难题

  地名承载着文化和历史的印记,然而,随着时代的变迁、城市的发展,一些老地名也随之消逝。这些消失的乡愁让很多人感到惋惜。

  为了留住历史的印记、保护好历史地名,恩施州政府于2017年4月12日颁布了第1号政府令,正式出台了《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地名管理办法》,并于2017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。

  


 

  《办法》针对地名命名与管理存在的突出问题,分别从地名命名与更名、标准地名的使用、地名标志的设置与管理、法律责任等方面进行了全面严格的规范,迅速开展了“洋、大、怪、重”地名清理;加强了土家语地名挖掘与保护,对革勒车、百福司、容美等102个土家语地名进行了论证和译写,对箬、曲、垉等25个本土用字读音进行了审定说明;截至2017年12月,州及县市共筹集资金1500多万元,设置了地名标志牌2500余块。

  对历史文化的保护和传承,是留给子孙后代最好的“家业”。

  

         
 

 

关闭
相关链接
【政策解读回应】
湖北民政底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