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政府门户省政府门户民政部门户

今天时间:

湖北民政厅网站欢迎您

    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信息公开 > 媒体报道

湖北日报:让归家的路不再遥远——我省“互联网+救助寻亲”活动侧记
2017-05-09
 点击率: 
   湖北日报讯 记者 杨麟 实习生 龚婷 谢雨彤
  漂泊11年的流浪汉回家了
  “多亏寻亲平台,我们兄弟才能团聚。”
  1月上旬,在外流浪11年的陈春喜,终于回到十堰房县大木厂镇老家。
  重逢时刻,陈春喜和哥哥抱头痛哭。
  鄂州救助站站长侯锋介绍,去年12月,救助人员在鄂州一座大桥桥墩下发现陈春喜,当时天寒地冻,他仅穿了件破单衣,冻得瑟瑟发抖,脸上伤痕累累,模样吓人。
  救助人员递上热水,送上棉衣,将他送到医院治疗。可工作人员询问他的家庭情况时,陈春喜十分抗拒,救助站只得将他的照片及体貌特征发布在寻亲平台上。一周后,仍杳无音讯。
  工作人员又多次进行心理辅导,陈春喜终于道出自己姓陈。根据陈春喜口音、姓氏等模糊信息,寻亲平台将范围缩小到鄂西北,并反复推送信息。“这个人很像我弟弟陈春喜,他已经离家11年了。”今年1月,房县有人来电。
  侯锋立即联系房县公安机关核实身份,但因失踪多年,陈春喜身份信息已被注销。工作人员只得联系他的哥哥,通过户籍信息,加上照片比对,确认此人就是失踪11年的陈春喜。
  原来,家住房县大木厂镇三元村的陈春喜,幼时曾被烫伤毁容,自卑的他离家出走。这一走就是11年。
  信息推送半小时,流浪女找到家
  “寻亲信息推送不到半小时,就帮流浪女找到了家。”
  提起帮助袁慧敏寻亲的故事,孝感市救助站站长秦钢啧啧称奇。
  去年5月6日,孝感市救助站在孝南区卧龙乡发现一名流浪女。救助人员赶到现场,经简单询问,该女子自称59岁。但该女子双腿行走不便,身体虚弱,自述情况模糊,救助人员无法获悉详细地址,于是,将她送医院治疗,随后接回救助站。
  经不断询问,该女自称云梦县伍洛镇袁杨村人,救助人员便领着她到村里寻亲,村干部及村民见面后,都表示当地没有这个人。救助人员又多次走访查询、发布寻亲公告、采集DNA比对,始终无法查实她的详细信息。
  去年7月,民政部互联网寻亲平台开通,孝感救助站立即推送6名滞留在站人员的信息。当月18日,袁敏英的信息推送出去不到30分钟,救助人员就接到来电,称此人为云梦县吴铺镇七屋村人,叫袁慧敏。
  次日,在救助人员陪同下,在外流浪3个多月的袁慧敏回到吴铺镇七屋村。
  走失两年的聋哑妹妹找到了
  去年9月,付佳明从广水赶到孝感救助站,接回失踪两年的妹妹付小毛。
  那是2014年,41岁的付小毛来孝感走亲戚,这一去,就杳无音讯。焦急的付佳明和家人四处寻找,无果。
  孝感市救助站站长秦钢介绍:当时,付小毛在街头流浪,被警察送到救助站,由于她是聋哑人,无法提供信息,一直滞留在站内。
  为帮助付小毛回家,救助站请来哑语老师,可付小毛不懂哑语,也不会用手势与旁人沟通。救助站又找到公安机关协查,发布寻亲公告……均一无所获。
  在救助站生活的付小毛经常砸门窗,精神状况不稳定,工作人员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  去年8月,孝感市救助站在民政部互联网寻亲平台发布付小毛的寻亲信息,仅一天,就有了音讯。一直未放弃寻找的付佳明,看到寻亲平台上的信息,惊喜不已,照片中的人很像他走失的妹妹,他立即来孝感救助站相认。
  省民政厅社会事务处调研员朱勇介绍,以前根据走失人员提供大致区域或含混不清的姓名,到异地挨家挨户询问,但翻山越岭寻找也不一定成功。如今借助互联网的力量,各地救助站在对离散、走失人员进行甄别的基础上,将相关信息对接给民政部寻亲平台,开展精准地域推送,寻亲效率更高。(载于2017年5月8日湖北日报第10版)
打印】 【关闭
更多关于 的新闻

主办单位:湖北省民政厅 备案序号:鄂ICP备05014913号-1 地址:武汉市洪山区雄楚大街399号 邮政编码:430079 电话:027-50657001

最佳浏览状态:1024X768 Resolution with Microsoft 5.5 Above